有個年輕美麗的女孩,出身豪門,家產豐厚,又多才多藝,日子過得很好。媒婆也屢屢登門拜訪,但她一直不

想結婚,因為她覺得還沒見到她真正想要嫁的那個男 孩。直到有一天,她去一個廟會散心,於萬千擁擠的人群中,

看見了一個年輕的男人,不用多說什麼,女孩直覺得那個男人就是她苦苦等待的對象了。可惜,廟會太 擠了,她無

法走到那個男人的身邊,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那個男人消失在人群中。    後來的兩年裡,女孩四處去尋找那個

男人,但這人就像蒸發了一樣,無影無蹤。女孩每天都向佛祖祈禱,希望能再見到那個男人。她的誠心打動了佛

祖,佛祖顯靈 了。佛祖說:「你想再看到那個男人嗎?」女孩說:「是的!我只想再看他一眼!」佛祖:「你要放

棄現在擁有的一切,包括愛你的家人和幸福的生活。」女孩: 「我能放棄!」佛祖:「你還必須修煉五百年道行,

才能見他一面。你不後悔麼?」女孩:「我不後悔!」    於是,女孩變成了一塊大石頭,躺在荒郊野外,四百

多年的風吹日曬,苦不堪言,但女孩都覺得沒什麼,難受的是這四百多年都沒看到一個人,看不見一點點希望, 這

讓她都快崩潰了。    最後一年,一個採石隊來了,看中了她的巨大,把她鑿成一塊巨大的條石,運進了城裡,

他們正在建一座石橋,於是,女孩變成了石橋的護欄。就在石橋建成的第一 天,女孩就看見了──那個她等了五百

年的男人!他行色匆匆,像有什麼急事,很快地從石橋的正中走過了,當然,他不會發覺有一塊石頭正目不轉睛地

望著他。男 人又一次消失了,再次出現的是佛祖。    佛祖:「你滿意了嗎?」女孩:「不!為什麼?為什麼我

只是橋的護欄?如果我被鋪在橋的正中,我就能碰到他了,我就能摸他一下!」佛祖:「你想摸他一下?那 你還得

修煉五百年!」女孩:「我願意!」佛祖:「你吃了這麼多苦,不後悔?」女孩:「不後悔!」    後來,女孩

變成了一棵大樹,立在一條人來人往的官道上,這裡每天都有很多人經過,女孩每天都在近處觀望,但這更難受,

因為無數次滿懷希望的看見一個人走 來,又無數次希望破滅。若不是有前五百年的修煉,相信女孩早就崩潰了!

   日子一天天的過去,女孩的心逐漸平靜了,她知道,不到最後一天,他是不會出現的。    又是一個五百年

啊!最後一天,女孩知道他會來了,但她的心中竟然不再激動......來了!他來了!他還是穿著他最喜歡的白色長

衫,臉龐還是那麼俊美,女 孩癡癡地望著他。這一次,他沒有急匆匆的走過,因為,天太熱了。他注意到路邊有一

棵大樹,那濃密的樹蔭很誘人,休息一下吧,他這樣想。他走到大樹腳下,靠 著樹根,微微的閉上了雙眼,他睡著

了。    女孩摸到他了!他就靠在她的身邊!但是,她無法告訴他,這千年的相思。她只有盡力把樹蔭聚集起

來,為他擋住毒辣的陽光。   千年的柔情啊!    男人只是小睡了一刻,因為他還有事要辦,他站起身來,拍拍

長衫上的灰塵,在動身的前一刻,他抬頭看了看這棵大樹,又微微地撫摸了一下樹幹,大概是為了感謝 大樹為他帶

來清涼吧。然後,他頭也不回地走了!就在他消失在她的視線的那一刻,佛祖又出現了。    佛祖:「你是不是

還想做他的妻子?那你還得修煉……」女孩平靜地打斷了佛祖的話:「我是很想,但是不必了。」佛祖:「哦?」

女孩:「這樣已經很好了,愛 他,並不一定要做他的妻子。」佛祖:「哦!」女孩:「他現在的妻子也曾像我這樣

受過苦嗎?」佛祖微微地點點頭。女孩微微一笑:「我也能做到的,但是不必 了。」    就在這一刻,女孩發現

佛祖微微地歎了一口氣,或者是說,佛祖輕輕地鬆了一口氣。女孩有幾分詫異,「佛祖也有心事麼?」佛祖的臉上

綻開了笑容:「因為這樣很 好,有個男孩可以少等一千年了;他為了能夠看你一眼,已經修煉了兩千年!!」 相

遇是緣,相識相知是緣,相親相愛則成為緣分的最後驛站。但是,「緣」也許就像這段話中所說的那樣不可易得

──「佛說:前生五百次的回眸才換來今生的擦肩 而過…」、「佛說:前生五百次的微笑才換來今生的一次相

逢…」──或許,這也是『緣』的另一種詮釋,它是前世修來的福分,在今生是可遇而不可求的。 飄渺人世間,緣

分造就了一對對佳人比翼雙飛,也釀成一樁樁不可改變的孽緣。不僅人間如此,世間萬物蒼生都遵循著一個個不可

違背的規則而忙碌不息。一場場愛 恨情愁便孕育而生了......


取自<大惠集>http://www.thewisdom.com.tw/Big5/ForumListAForm_theme.phtml?Id=214&Typeid=3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ky57102000 的頭像
sky57102000

CITY的幻想天地

sky5710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